宁波江北律师

收货人未持领货凭证领货,铁路局放货,发货人遭重大损失

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产重组

收货人未持领货凭证领货,铁路局放货,发货人遭重大损失

* 来源 :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9/14 14:51:00
文章导读:巨禾粮油公司以凤阳县西泉中兴面粉厂的名义从上海铁路局蚌埠站(以下简称蚌埠站)将60吨小麦面粉运往昆明铁路局所属的宣威火车站。货票记录:面粉2,400件,分
关键词: 未持领货

  巨禾粮油公司以凤阳县西泉中兴面粉厂的名义从上海铁路局蚌埠站(以下简称蚌埠站)将60吨小麦面粉运往昆明铁路局所属的宣威火车站。

货票记录: 面粉2,400件,分量60,000公斤,运输号码为12h00276629,票号c012913,车号p3132199,托运工钱凤阳县西泉中兴面粉厂,收货工钱云南鸿盛挂面厂陈健盛,用度合计人民币8,638.50元。

并管理了海内铁路货品运输保险,保险金额50,000元。

蚌埠站承运后,于2007年12月17日随45503次小运转列车挂运蚌埠东站,发往宣威站。

2007年12月22日该货达到宣威站后,宣威站口头通知运单内记录的收货人,收货人凭身份证和宣威市中德食物有限公司的担保书将货品提走,货票(丁联)记录收货人具名“陈健盛”,领货人身份证件号码“32024196710104810”。

后因陈健盛未向巨禾粮油公司付出货款,巨禾粮油公司遂到宣威站查询货品交付环境,发明提货人陈健盛留存货票(丁联,票号c12913)上的身份证号码缺一位数,认为宣威站误交付,要求该站补偿未果,遂向法院提告状讼。

  原审法院认为,巨禾粮油公司是涉案货品的全部者及现实托运人,且经缔约托运人的权力转让,其诉讼主体适格。

凤阳县西泉中兴面粉厂与铁路企业签署的铁路货品运输合同正当有用,当事人均应周全履行合同规定的义务。

上海铁路局及蚌埠站承运该批货品后依约发往到站宣威站,其履行了承运人应尽的义务,并无过错,不该负担补偿责任。

昆明铁路局所属宣威站,在收货人云南鸿盛挂面厂陈健盛没有持领货凭据领取货品,依据陈健盛的小我私家身份证和宣威市中德食物有限公司出具的担保书将货品交付,其举动切合相干规定,因为该站审查身份证号码不审慎,原本该当为18位数的身份证,在货票丁联上仅有17位,且担保书上的身份证号码也是17位,依据货票丁联上的身份证号无法查找收货人“陈健盛”,该轻率的作为应属重大过失,该过失举动是导致涉案货品发生误交付的直接缘故原由,昆明铁路局辩称已根据合同约定将涉案货品交付收货人陈健盛的来由依据不足。

昆明铁路局未能履行将货品交付给收货人,属违约举动,对此给巨禾粮油公司造成的丧失应予补偿。

鉴于该批货品已被他人提走,返还原物已无可能,巨禾粮油公司诉称丧失130,000元,但自始未能提交可以或许证实其丧失130,000元的有用证实,从公平角度出发,只能在其投保50,000元和已付出的铁路运输用度规模内予以掩护,其要求付出短途运输用度3,600元,因证据不足,难以支撑,鉴于短途运输用度确已产生,酌情认定短途运输用度2,000元。

依照法令规定,原审讯决: 一,昆明铁路局补偿宿迁市巨禾粮油工贸有限公司面粉款50,000元,铁路运杂费8,638.50元,短途运输费2,000元,三项共计60,638.50元,于讯断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付清;二,驳回宿迁市巨禾粮油工贸有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巨禾粮油公司上诉认为,上诉人在一审中提供的证据已经能充实证实该批面粉的代价和价值,泗洪县代价认定中间的《代价判定结论书》最首要是关于同期面粉代价的认定而不是纯真关于面粉价值的判定,该批面粉已经灭失,直接对该批面粉举行价值判定已经不行能,若以此作为否认该证据效力的来由实有能人所难之嫌。

原审法院从公平角度出发认为只能在原告投保5万元规模内予以掩护,但按照国度发改委等结合公布的《2007年小麦最低收购价执行预案》中明确规定,江苏,安徽等省白麦每市斤0.72元,红麦,混麦每市斤0.69元,面粉的代价居然比小麦还自制39%,这怎么说都不叫公平。

保险价值并不即是现实价值,并且绝对不能与现实价值混合。

原审法院关于代价或价值的认定存在严重错误,请求打消原判,依法改判,支撑上诉人一审的所有诉讼请求。

昆明铁路局答辩认为,上诉人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令依据。

起首昆明铁路局不组成误交付,一审讯决已认定昆明铁路局交付切合相干交付法式,相干担保书也充实申明;其次,昆明铁路局也没有重大过失举动,一审法院依据身份证缺位就认为昆明铁路局具有重大过失有失公平。

  上海铁路局和蚌埠站认为,巨禾粮油公司在上诉请求中未向其提出请求,因此不提出相干意见。

各方当事人对原审查明的事实无贰言。

另外,二审时代查明,收货人云南鸿盛挂面厂并未向工商行政办理部分举行挂号。

公安构造证明在云南省宣威市并无“陈健盛”此人。

  另查明,巨禾粮油公司自述与收货人云南鸿盛挂面厂陈健盛未直接打仗,而是通过面粉中心人接洽先容,两边也无书面合同,但曾口头约定货装上车后由对方打钱过来后再发货,但对方始终未打钱,货品发出后巨禾粮油公司曾通知中心人奉告其接洽收货人领货,领货凭据曾由巨禾粮油公司保管但后又弄丢了。

  二审时代,两边的首要争议是涉案面粉的代价若何确定。

  上诉人申请证人时星利和唐祖南出庭作证。

时星利作证证实: 涉案面粉系其受巨禾粮油公司委托从泗洪县运至蚌埠站,共运了60吨,面粉包装袋上显示为特一粉,运费为每吨60元,运费未开具发票。

证人唐祖南作证证实巨禾粮油公司出产的面粉惟独特一粉和超等粉两种,涉案货品为特一粉,一斤小麦能出产出0.7斤面粉,这批面粉的出厂价为每斤0.94元,贩卖到云南为每斤1.07元,给时星利的运费是3,600元,没有开具发票。

托运时管理的保险系车站职员代庖。

  昆明铁路局认为上述证人证言均不属于新证据,时星利没有代价判定的技术,现实承运的数目也不能确认。

唐祖南与巨禾粮油公司有隶属关系,两证人的证言有抵牾,不能说清晰面粉的数目,对其真实性和证实力有贰言。

  二审法院认为,虽然两证人早已存在,但巨禾粮油公司为补强其证据而要求两证人出庭作证,故可以作为二审时代的新证据。

两证人证言均证实本次运输的面粉包装物标明为特一粉,但巨禾粮油公司在一审时代提供的泗洪县代价认证中间出具的《关于对特二面粉单价判定结论书》表白,该公司在送检样品时的面粉等级为特二级,其委托署理人暗示是申请判定时自行降了一档次。

法院认为,两证人证言与《关于对特二面粉单价判定结论书》关于面粉等级,代价的内容存在抵牾之处,因为涉案货品已被交付,且无其他直接证据可以证实该批面粉的等级,而两证人证言对面粉等级的陈述可以彼此印证,故可以认定涉案面粉为巨禾粮油公司自行确定的特一级面粉。

按照唐祖南的证言,巨禾粮油公司并不出产特二级面粉,故以特二级面粉送检所作出的代价认定明明不足,不该被采取。

在面粉代价接纳市场调治价没有当局引导价的环境下,对面粉代价和价值的认定应以相对合理的尺度予以确定。

原审法院以巨禾粮油公司保险价值认定该批面粉的价值,导致面粉代价明明低于小麦的代价,不切合常理,故对此应予改正。

而唐祖南作为巨禾粮油公司的员工证实该批面粉的出厂价为每斤0.94元,该当具有必然的可信性。

因此,法院认为涉案面粉的代价可按每公斤1.88元予以确定。

  综合本案查明的事实来阐明,巨禾粮油公司指定的收货人云南鸿盛挂面厂并未向工商行政办理部分举行挂号,云南省宣威市也无“陈健盛”此人,而身份证又明明是伪造的,故巨禾粮油公司的丧失是由“陈健盛”实行的诈骗举动所造成。

本案两边当事人之间存在铁路货品运输合同关系,向承运人提供收货人的真实信息是托运人的义务,本案中的收货人“云南鸿盛挂面厂陈健盛”是巨禾粮油公司指定的收货人,而“陈健盛”又是在中心人奉告领货信息后去领货的,故将货品交给该收货人是托运人在铁路货品运输合同中的意思暗示。

铁路运输企业作为承运人不具有审查托运人指定收货人是否真实的义务,也无需审查托运人与收货人之间的生意业务和付款的方式,因指定收货人不真实而发生的响应法令后果理应由托运人自行负担。

巨禾粮油公司作为货品的全部权人对买家的真真相况并不相识,而轻信了中心人的先容,向承运人指定的收货人信息现实虚伪,过错在于巨禾粮油公司自身,而该过错是导致货品被“陈健盛”领走的首要缘故原由。

而昆明铁路局作为承运人,在领货凭据未到的环境下,要求收货人提供担保并写下收货人身份证号码举行交付的举动切合《铁路货品运输规程》的规定,且按照巨禾粮油公司自述的相干事实阐明,现实终极领取货品之人该当是巨禾粮油公司指定的收货人“陈健盛”,也是其曾经但愿生意业务的对方,只是在提取货品后对方未能付款才导致巨禾粮油公司发明系被骗上当,故现实收货人等于托运人指定的收货人,本案并不存在误交付。

收货人“陈健盛”该当是巨禾粮油公司货品丧失的责任主体。

可是,因为“陈健盛”在提货时所持的身份证号码仅为17位,存在明明的瑕疵,只要昆明铁路局所属宣威站的有关事情职员稍加注重,完全有可能发明该身份证系伪造,从而可以制止丧失。

铁路承运人在货品交付历程中具有确保货品宁静的责任,但因承运人未能尽到审慎的注重义务,使“陈健盛”以明明的假身份证提走了面粉,故作为承运人的昆明铁路局也对巨禾粮油公司的丧失产生存在必然的过错,该当负担响应的补偿责任。

法院认为,本案是由第三人的侵权举动激发的纠纷,在铁路货品运输合同关系中,巨禾粮油公司的过错是导致丧失产生的首要缘故原由,昆明铁路局的过错是丧失产生的次要缘故原由,据此,酌定由昆明铁路局负担49%的补偿责任,巨禾粮油公司自行负担51%的责任。

  综上法院认为,本案上诉人巨禾粮油公司对面粉代价提出的上诉来由具有合理性,一审讯决认定的代价该当予以改正,面粉代价应以每公斤1.88元计较。

巨禾粮油公司的丧失包括面粉的现实丧失112, 800元,铁路运杂费8,638.50元,短途运输费2,000元,共计123,438.50元。

昆明铁路局答允担个中49%的责任合计为60,484.86元。

原审讯决认定昆明铁路局组成误交付且具有重大过失的依据不足,该当予以改正。

  一审讯决确定的补偿金额虽高于二审认定的昆明铁路局现实答允担的金额,但因为昆明铁路局并未提起上诉,表白其对原判认定的补偿数额予以承认,上诉人要求支撑所有诉讼请求的上诉请求也应予驳回,故二审综合思量各方好处和案件处置惩罚的现实效果,可讯断维持原判确定的补偿金额。

据此,依照法令规定,讯断驳回上诉,维持原判。